欢迎访问本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资讯 >

濮阳县电业领导和俺大队村支书串通一气不为我死去的母亲申冤

时间: 2018-01-24 10:12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cp][cp]我叫王利营,我是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柳屯镇,李信村的。(濮阳县电业领导,和俺大队村支书串通一气不按事实调查不为我死去的母亲申冤)2011年俺村的电工(靳克献),私自让俺村小超市收电费,俺母亲交给超市了100块钱,超市吧电费和电费单子都交给电工靳克献了,过了还没有两天呢,我母亲在超市玩,电工在超市碰见我母亲了,说我母亲又欠电费了,我母亲说前几天刚交到超市了100块钱,电工说没交,我母亲一听就晕倒在超市里,脑子就大出血了,我母亲晕倒当天3月1号,我父亲就给电工靳克献要俺家的电费单子,电工说单子掉了,电工说有一钱也不会通知你,电工还说我家的电费,微机上还显示8块钱呢,我家电费还有8块钱他为什么通知我母亲,他如果不通知我母亲,说我家又欠电费了。我母亲那天怎么会晕倒在超市呢,他还把我家电费单子掉了,领导让你说说这是电工的责任吗?俺母亲2011年3月1号脑子大出血晕倒在超市,亲戚邻居家的钱都借变了,当时连药都吃不起,俺哥吧麦吧家值钱的东西都卖完了,我母亲住了两次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花了一二十万,直到现在还欠了许多外债,这几年期间我母亲躺倒床上一动不动,拉屎擦尿都是问父亲伺候,我们的心像针扎的一样,看的真可怜,没有办法只好看着我母亲56岁去世了,,当时我就在农电所找到了王所长,我所长吧电工叫过来,王所长让电工靳克献给我100块钱说吧事了了,我不愿意,王所长还说这事我管不了,你往上找吧,这几年期间我一直在找有关部门,他们一直推脱都无动于衷,2015年县电业局的主任李在敏,来我家调查了两次,他都不按事实调查,我要求三堂对质,他不让电工对质,李在敏光调查我,光给我讲大道理,李在敏还说冤死的人多了,谁也不会给你们去得罪人,他说这话明摆的在包庇这个电工,李在敏说他不管了,让我找司法,这个电工属于他的员工,电业局给他发的工资呢,就是他的属下,当时我也找过司法,司法说这是你和他供电局的事就应给供电局管,李在敏明摆的在推脱责任,他广迷糊我,他让我写个诉求我就写个诉求,他让我咋我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他说受理完了来签个字吧,李在敏在电话里还给我说了不文明的话,说了好多肮脏我的话,有的我还录了音。俺村的大队支书(靳克志)和俺村的电工(靳克献)是堂兄弟,李在敏和俺村大队支书靳克志商量好的事,不按事实调查,在包庇他,我母亲死的冤,底下的官都相互认识,都官官相护,我这几年一直在找有他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明白装糊涂,都推脱,都无动于衷,这明摆的在有谁包庇他,在有谁保他,俺村的大队支书是(靳克志),是他堂兄弟,上面有什么事,首先得通知俺大队,我多次在上级写信访,转到下面就给我屏蔽了,我这几年找过来找过去,还是那两个人,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摆的在包庇他他们看的我没人,他们都不按实事调查,你们还有良心吗?2015年县里领导在我家调查了,给电工打两次电话他都不上我家来,一会说一个小时来,一会说一个半小时来,他一直没有在我家来接受调查,这明摆的在有谁保他,2015年5月18号县里的领导早早的通知我了,可能也通知电工了,明天19号在来调查,2015年5月18号夜间3点15分左右,电工闯到我家墙头上开我家电表箱子被我发现,我也没有偷他的电,我家的电表正常运行的呢,他为什么夜间开我家电表箱子,那天晚上我如果不发现他,他肯定栽赃陷害我,他还把我家电表箱上的销子掉到我家夹到里了,到了白天5月19号销子被我捡到了,我母亲死这么冤你们还有良心吗?我求求青天大老爷,为我伸冤2016年9月1号,供电局又给我打电话,供电局的说上一次处理结果你已经知道了,我说处理的什么结果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一直问她怎么处理的,她也说不出来结果,她还说超出了复查日期了,上一次电业局的领导来调查的时候还说我给杨书记磕头,明摆的不和我一事,明摆的在包庇他,有你们这样当领导的吗?瞒上欺下。老是糊糊弄弄的也说不出来什么,2016年9月8号电4业干部职工又给我打电话了,干部说不让我写信访了,干部明摆的在赌,他不让写信访他们有什么目的,这明摆的在赌我,他们看我没人,他们都怕得罪人都不想管,他们看的我没人没钱.青天大老爷我求求你们了为我死去的母亲伸冤我写的内容都是事实,我写的好多天了你们也不管也不问,上面一级一级的都转下面了,下面也不通知我,都不和我一事,都知道我母亲死的冤,都怕得罪人,一级一级的转到俺村委,俺大队支书是他堂哥,我没有办法,请大领导,为我死去的母亲申冤,我给你们下跪了[/cp]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免责声明:本站只做信息收集与展示,凡注明网络整理的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如文章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