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资讯 >

苏州朱永健维权控吿、市委蒋宏坤书记疯了快住院治疗!

时间: 2018-01-24 10:11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我叫朱永健,江苏省苏州市旲中区胥囗镇采香泾高车渡,身份证号:320524196410236631, 1987年在解放军坦克二师入党。
  2001年因对苏州市二级法院贪赃枉法无视刑亊诉讼法的规定二次制造伪证重新鉴定,使本该正当防卫更不该属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朱永健以﹙2001﹚吴刑初字第1号刑亊附民事判决拘役6个月的判决不服而逐级依法申诉上访,
  2004年5月22曰地方政府、法院为了压制报复申诉举报上访,暗中指黑社会人员,沈菊芳、王延朩对我实施报复殴打,造成我左耳鼓大穿孔轻伤。
  2004年8月8曰藏书镇纪委领导陈爱根、王伟珍在采香泾支部大会口头 宣布朱永健被开除党籍,
  2004年10月吴中区纪委领导张建春等解答“没有对你开除党籍,只要不上访申诉举报还算你是共产党员”朱永健不服并需要给支部大会一个说法。
  2006年9月11日吴中区纪委传达﹙2006﹚26号关于给朱永健开除党籍的决定。
  2007年10月2曰朱永健到最高法依法申诉,被驻京苏州信仿局领导吕霞以了解情况为名将朱永健约到北京市荣贵宾馆,当天就被早有准备的截访人员专车绑回了苏州,在黑监狱关押了几天后,10月6日晩上十几名着便服的联防队员趁黑夜押 着我进了苏州市精神病医院五病区,进五病区住院后、以钱正康主为首的医生们对我不作仼向检査就直接把我绑在特珠的病床上开始“ 治疗”好心的病友出院后秘密电话通知我的家属、家属赶到医院、病区主仼钱正康粗暴阻制我家属进病区探望、在病区门口我家属与主仼争吵了几句就再我加药“治疗”。整天迷迷糊糊的我大小浭都由专门护工在病床上解决。11月2日镇政府派出所才办了出院把我送到家中,村主任杨建新扬言“以后再上访共产党啥事都干得出来”。近二个月我两腿不能走跟,眼睛不能看书。
  2008年3月8曰,朱永健在北京中纪委接访中心申诉并举报有关事项,接谈一结束就被几各截访人员喑中盯上并围追拦截,围追引来了许多大街上好心行人的制止,截访人员竞然称 “我们是抓小偷 ”善良的路人报警后,安定门派出所出警后当即认定我是非法上访并收了7000元钱用警车把我送到了山东德州。在德州胥囗派出所的接到我后就直接把我押到了苏州精神病院五病区。因五病区主仼医生钱正康为首的医生用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手段把我天天绑在床大超大量给我打精神病针灌精神病加抗癫的药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我在4月15曰写下了不再举报申诉上访的保证书后才将已无法正常走路的我出院送回家中,由于连续二次被精神病院五病区残酷的迫害,我出院一段时间至8月18日夜里第一次突然出现了严重癫痫病症状。
  2009年5月1日在北京再次上访的朱永健顺便去天安门旅游,由于带上上访材籿,被天安门分局查训后送往了马家楼,当夜截访人员陈国平、冯尊华等把我押回苏州再又押进了精神病院7病区 又一次“治疗”了20天
  2009年9月22曰晚朱永健上访住舍在最高法信访接待处的附近,被小红门派出所夜里送了马家楼,当夜又被“安元鼎 ”黑保安专车专人直接押回苏州进了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了1个月
  2010年12月28曰朱永健万般元奈带上控告举报材料乘20路公交车在天安门前抛撒,想引起中央领导对我的重视,被天安门分局训诫处理后送久敂庄,被截访的接回苏州后,12月31日胥囗派出所夏益呜所长令人把朱永健押进了精神病院6病区。6病区医生王晓龙、沈哓宇、顾震等给朱永健 “上大单”打针,插胃管灌药治疗20天。
  2011年1月21曰胥囗派出所民警金永祥给朱永健办了出院手续后就拿出了决定对朱永健治安拘留10天的拘留证,戴上手考押进了苏州市治安拘留所,在拘留所朱永健癫痫大发作4次,过了几天后民警金永祥在拘留所又拿出了苏州市劳教委对朱永健劳动教养一年决定书,就此即将朱永健转押到苏州市第三看守所执行劳动教养,在苏州第三看守所期间朱永健癫痫病明显加重便连续发作。
  2011年2月1曰苏州第三看守所明知朱永健患有多病不能参加劳动,但还是把朱永健转押到江苏省句东劳动教养所,当天句东所入所体检后拒收把朱永健退回了苏州第三看守所,朱永健在苏州三看过了春节后到2月15曰,看守所把朱永健再次转押到江苏句东劳教所执行劳教,可这次江苏句东劳教所没有仼何凝问就将朱永健收下了插了四大队隔离组,在隔离组他们不仅给朱永健停悼了常需天天服用的高血压、糖尿病、抗癫痫等药物,而且还要求跟其他劳教学员一样每天正常训和劳动15小时以上,由于突然停止服药,朱永健癫痫三天二头大发作,有时一天连续大发作3次,对此劳教所主管管教只能睁一眼闭眼只说一句话“现在权大于法我们也是混饭吃的沒有办法的”
  2011年3月30日劳教所终于决定我所外就医,得此消息,同教朋友说 “朱永健你不会死在劳教所了”我说“以前在精神病院没精神病给我绑在床上大量打精病针、插胃管灌精神病药都沒死,现在劳教所不吃药,还不把你天天绑起来,更不会死了” 出所后我空腹血糖超过10.5,体重少了15斤。
  2011年9月我再一次在北京天安门1路公交车上抛撒控吿举报材料被天安门分局训诫处理后,苏州公安劳教所在没有仼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我收监継续执行劳教。2012年1月期满解除劳教。
  2012年7月19曰告状无门反遭如此迫害的我在北京天安门非正常上访,被天安门分局作训诫处理接回苏州后,又一次被苏州市公安劳动教养一年,8月,我的代理律师郑建伟向苏州市仓浪区法院提交了诉苏州市劳教委对朱永健劳教养一案的行政诉讼,可是法院就是立不了案,也不给不予立案的裁定。请问总书记??人民法院,精神病医院?是谁开的?公安局,劳教所是谁家的?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后,随着全国上下对劳教制度质凝的升温,我又一次给所外执行了,离开了江苏省句东劳教所这个公权私设的黑监狱。
  今年五月二十二曰我在北京菜户营桥西准备复印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举报的有关材料,不料被胥囗派出所教导员潭秋华和苏亮等人利用通信监控手段把我截住并绑架后,特雇用北京黑社会人员用专车押回苏州在胥囗派出所关押了一整天后送回家中,回家后由“上面派来的”十几名自称是黑社会流氓的人员在我家前后曰夜轮换蹲守监控着我,还在我家门前专设了一个警用值班岗亭,扬言“我必须一刻都不能离开他们视线,否则我们交不了差,吃亏的是你自己,什么你的人权、权益我们不管、我们只是混饭吃的”就此我多次拔打110要求派出所政府提供蹲守监视限制我自由的法律依据,派出所教导员潭秋华说“我们只是执行市委蒋宏坤书记的命令、因为你上访影响了苏州的形象、破坏了苏州的声誉”。老天啊!上帝啊!来关注我们的苏州形象吧!
  目前苏州这此脱离人性底线的当权者无视法律的尊严,颠倒黑白,用公权私设的家法控制掩盖自己丑恶真相,残酷打击迫害依法上访举报控吿的维权公民。干了亏心事、就怕鬼叫门。稳定压倒一切,老虎、苍蝇频频被打,维稳控访的压力使得我们的市委蒋宏坤书记明显“疯 ”了,快把他急送广济医院﹝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他病很不轻!




  被精神病、被拘留、被小偷、被文盲、被关黑监狱、被劳教、被软禁、被欧打的访民:苏州朱永健

  2013年8月1曰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免责声明:本站只做信息收集与展示,凡注明网络整理的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如文章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