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资讯 >

云南省彞良县洛旺乡党政绩搞得好

时间: 2018-01-13 04:5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对“三农”问题年年重视,特别是十九大以后的讲话提到,我们的民生工作还有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这就要求我们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把为人民造福的事情真正办好办实。各级党委、政府和干部要把老百姓的安危冷暖时刻放在心上,以造福人民为最大政绩,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各种惠农政策一年更比一年好,逐步引导着农村村民走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道路。还提到“小康不小康”要看老乡。但在云南彝良县洛旺乡洛旺村,很多村民并没有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策和阳光,村官在农业补助款、低保款和危房改造补助款中,置村民利益不顾,让他们欲哭无泪,状告无门。
  更令人发指的是,对一个73岁的一个贫困寡妇下手,在收受了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贫困寡妇1560元礼品后,答应的4万元建房补助款却推脱不兑现,威胁一个七旬老人说,这个年代不知道怎么死的人很多。
  于2017年12月29日中午1点左右他们就组织了黑社会人员几十人,有8个打手就对举报人下手刘天文没有跑掉,就被打得半死,在村民的帮助下送往彞良县人民医院医治,可能也是残疾,还电话通知杨文会去送死。赤裸裸地诠释了“廉耻”一词的真正含义。所以我们贫苦农民在18年元旦期间向
  中共云南省纪委举报彞良县乡村的党风廉政建设中的违法行为。
  被举报人:王永贵,男,现任云南省彞良县洛旺苗族乡纪委书记,
  被举报人:王世刚,男,现任彞良县洛旺苗族乡洛旺村书记。
  被举报人:何春雷,男,原洛旺村副主任现任联合村书记。
  被举报人:何 孟,男,现任洛旺村副主任。
  被举报人:谢龙银,男,现任洛旺村副支书。
  被举报人:黄德均,男,现任洛旺村护林员。
  违反党的八项规定贪污扶贫资金燕过拨毛组织黑社会期压百姓的事实:
  陈仕珍寡妇,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贫困母亲。
  2017年1月,洛旺村横店社的陈仕珍听村上的干部讲,如果她建房政府会有建房补助。家庭条件很差的陈仕珍动心了,咬咬牙从信用社贷了5万元的款,向亲戚们借了6万元钱,再加上自己家里一万多元的积蓄,终于在8月份建好了一间一楼一底的砖房。房屋建好后,苦巴巴地等着政府的补助下来好装修房屋的陈仕珍却左等右等也不见动静。
  陈仕珍听人说,好多得到补助的人都是向村里送了礼才有机会得到的,于是,她又咬咬牙借了笔钱,花1560元钱买了二条烟和二只土鸡提去送给了村书记王世刚和村副主任何春雷,满脸含笑地收受了陈仕珍的礼品后,王世刚表态说:“根据你的家庭条件,完全有资格得到政策补助,但你建房的面积大了点,对外你就说你家的房屋只有八十平米就行了。”得到了村里“最大官”的口头保障,陈仕珍放下了心来,安安心心地在家等待着补助款发放下来。可左等等右等等,建房补助依然迟迟不见踪影。陈仕珍急了,又跑去找王世刚问个结果。她心里想,既然你们这些当官的都收了我的礼品,当场给我表了态,不可能言而无信,总得给我个交代吧,何况自己的条件也是最符合拿补助的人了。
  可很多事情,你只能猜测到开头,却永远不会猜测到结果!
  再次见到王世刚后,王世刚的说法就变了,说他已经不管建房补助的事情了说陈仕珍的名单村上是上报到乡上去了的。陈仕珍到乡上一查,发现好几个家庭条件比她好了十倍不止的人的名单赫然在列,却恰恰没有自己的名单。
  年近七十岁的李仲秀家有七口人,属于村里的贫困户,房屋破烂,属于外面下大雨家里下小雨的状况。村书记王世刚和村委委员黄德军来考察后认为,可以给他家安排一个特困户的名额,将安置点建设新农村的新房分一套给她家,可是村里要求她家要补几万元钱。为了有房屋住,李仲秀也认了,准备借钱来交。可他到现场一看房屋,发现质量差得一塌糊涂,根本无法居住。因为现场对房屋质量问题提出了质疑,现场施工老板就要冲上来打她,村书记王世刚还威胁他说:“这个年代,不知道怎么死的人多得很。”本着“房屋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原则,惹不起,躲吧!
  真是一个让人欲哭无泪的结局!
  在洛旺村横店社,像陈仕珍、李仲秀一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虽然事情不一样,但愤怒的心情却是一样的。
  罗延伟、刘华能和龙必银三家都在2014年的危房改造中修建新房,当时村上说了,房子修建好了就能拿到建房补助,三年多过去了,建房补助毛都没见到一根,被骗了还是被贪了,让他们无法得到答案。
  刘天武也是在2014年的危房改造中修建的房屋,等房屋修建好后同样是一直没见到一分钱的建房补助。多次到村里乡里反映后,某一天,村书记王世刚带着县委工作组的人来到家里,当着县委工作组的面,王世刚当场表态说:“村里一定给你家17600元的建房补助,另外再给你家一个低保名额。”可直到现在,无论是建房补助也好,低保也罢,都没有得到兑现。
  原来一个村书记当着县委工作组表的态实际是以我们这些地方贯用的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
  刘天华的房屋在2014年就成了危房倒塌了,这种最符合得到危房改造补助的家庭却一分钱的补助都没得到。这也罢了,连国家发放的荒山补贴和油菜种植补贴也没领到,这笔钱究竟被谁贪墨了,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陈仕翠的愤怒在于家里赖以生存的农田被征收时,因为坚决不同意村里的条件,村委的三个领导威胁她说:“你要是不答应,你家老人的低保和养老金就会被取消了。”没办法,为了不拖累老人,陈仕翠咬咬牙,忍了!同样情况的还有王以仙,因为土地征收时村里丈量的面积和实际面积差距太大而不同意签字,结果村里的报复就是取消了他家里的低保,取消了他老父亲的退伍军人补助,在遭到拒绝后强行把老人的手拉来把手印按了。如此强盗行为,差点把这个曾经为国家守卫过国门的老军人活活气死。
  另外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就是低保问题了,该得的不得,不该得的得到了;经济条件差的不得,经济条件好的反而得到了;没关系的不得,和村委会大小头头沾亲带故的人都得到了。有切身体会的刘天文为了得到本该得到的低保,忍痛花210元钱买了条烟送给村委的黄德均,结果肉打狗,烟送了,答应给的低保二年多了还没给下来去问了几次现在被打成重伤。
  李昌全花960元钱买了二条好烟送去给村副主任何孟,何孟当场答应给他4万元的建房补助,等款下来后何孟又告诉他,只有2万元,剩下的2万元不知道去那了。
  太多的事实证明,村委的几个领导有乡政府的作保护伞他们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为亲戚朋友服务。具体表现为:
  利用职权强行征收农民的粮田以每亩33000元的价收来,以140000元一亩的价格转卖王何二人有乡纪委书记作后台强行收了洛旺村横扂组郭付贵家全部土地用来修公路及新农村,他们利用欺诈手段才给了5000元一家六口人无法生活去打工郭付贵又是(视力残疾人.证号53212919731121351x14)。夫妻两在彞良县角奎打零工给四个孩子上学,家里的房子也无法做人,现是无家可归。

  一、2016年洛旺村争取到一个少数民族贫困户搬迁指标(修安置点),修建68栋房,此工程由洛旺乡纪委书记负责,工程的建设方是没有任何房建经验没有任何建房资质的黄德均。黄德均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洛旺村村委、护林员。把一个上千万元的惠民工程承包给一个无资质,无施工经验的村干部来修建,最起码的避嫌总得做做样子吧。不避嫌也就罢了,关键是修建的质量差得一塌糊涂,人还没搬迁进去,房屋就到处开裂了。稍微懂点工程质量的人都知道,建房需要的沙必须的合格的有机砂,他倒好,直接从河沟里运河沙来使用,这也是导致房屋质量差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安置房本是为了解决无钱建房村民居住条件的,可是房屋建成后,黄德均除了自己违规占由的一套房外,麻元社社长王发俊、陶平社社长王光付、庙平社社长王成飞等不符合条件的人也在里面占有房屋。部分空置下来的地皮,本应作为绿化带或公共场地,可是村里又把它换种方式又转卖给了一个叫李华的人。
  难道黄德军就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犯罪的吗?不知道挣这样的黑心钱早晚会被村民送上绞刑架的吗?背后存在什么样的利益链条让人深思。
  二、刘二毛冤枉死了,他本来是通过群众讨论出来的特困户,最该享受建房补助,可是结果,他的名额最后变成了黄德军的亲戚黄国敏,最终黄国敏得到了4万员补助。
  三、在钱的面前,黄德军是大小通吃,当着村干部,开着药店,有楼房有轿车,可他的二个孩子却领着低保。他的弟弟黄德武有一大栋砖房,却领了三次建房补助,每次领了14000元;他亲戚黄泽华家有二张大车,一个水泥砖加工厂,三栋房,不该有的补助全有了,还领着二个低保名额。事例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只要是他黄德军的亲戚朋友,不该有的补助也有了,不该有的低保也有了。真是一人当村官,幸福一族人呀!
  四、横店村民小组建饮水工程,政府为每户村民发放一个水龙头,一个水表。听说这是政府免费发放的,可黄德军却每户要收300元钱。这都不说了,交了钱的村民居然到现在还没领到水龙头和水表。还有,300元钱一个水龙头一个水表,你不嫌太贵了吗?欺负村民没文化还是欺负村民不懂市场行情呀,五金店一问不就知道了。
  五、不知道是谁用曾敬荣的身份证号在村里冒领了一笔17795元的建房补助,是村里的那个干部冒领的请站出来吧。一个叫于光明的人占用横店村民小组的名义冒领了17795元的建房补助,是那个村干部干的事情也请站出来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看到群众的反映云南省彞良县这个将军的故乡洛旺又是英雄的家乡这些地方的党政领导为何没有一点点党性连起码做人的道德都没有又为何能走上领导层这难免彞良县委领导班子也有可能种了白恩培的毒害是分不开的如有这些毒鼠不出在彞良乃至中国难以脱贫那谈到上小康全部都以数据扶贫没有办实事的党政领导人利用打劫来维护党的政权使得民不聊天连起码的自身安全都无法保障此地还能说得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吗?。希望上级纪委部门好好查走到百姓身边了解更多。
  呈:云南省纪委领导!



  实名举报人
  刘天文 刘华能 刘天华 王以仙 陈仕翠 刘天武 罗延伟 陈仕珍李仲秀 李昌全 郭付贵 杨文会 龙必银 郭付均 郭付全 龙云彬龙 兵。

  2018年1月12日
  

云南省彞良县洛旺乡党政绩搞得好



  

云南省彞良县洛旺乡党政绩搞得好



  

云南省彞良县洛旺乡党政绩搞得好



  

云南省彞良县洛旺乡党政绩搞得好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免责声明:本站只做信息收集与展示,凡注明网络整理的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如文章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